開卷書摘》刷存在感

開卷書摘》刷存在感

激战巴赫姆特 乌克兰:拿下10多个俄军据点

在資訊氾濫、資訊爆炸、資訊超量負載的時代,找到自己、確認自己的位置,的確是一件不容易的事。(示意圖/shutterstock)

在資訊氾濫、資訊爆炸、資訊超量負載的時代,人要怎樣在無數的電磁波中找到自己、確認自己的位置,的確是一件不容易的事。

新年開工日,今天錄了三集、每集各二十分鐘的Podcast。一集是「自然」,講卷葉象鼻蟲;兩集是「讀書」,講的是「蔣介石與汪精衛的大恩怨」(連講兩集都沒講完,我真是個多話的傢伙,明天再錄最後一集),最主要是「漢奸」、「賣國賊」這個名詞,在目前這個敏感的時刻,變得尤其敏感:不想打仗就要和談,但是和談會不會變成投降,這就很難講!

大明的工业革命 小说

我也不知道講這些到底有多少人聽,又到底有多少人愛聽,但對我這個「全面退休」的病人來說,這算是目前唯一的工作了,也只有做這件事,讓我有一點「存在感」。

人真是個麻煩的東西,噢對不起,人不是東西,咦?這樣好像又在罵人了,真的不是我的本意。我的意思是說人存在就存在了,卻還需要由別人來給他存在感,能夠完全離羣索居、凡事自給自足的人畢竟不多,人類終究是羣居的動物,所以別人「看不看得到你」、「用什麼眼光看你」甚至「是不是看你很重要」就變得很有關係了、大家都很在意了。

入夏用电暴增 台商忧去年限电重演

所以我們會在乎別人是不是「已讀不回」,會在意有多少人幫我們「按贊」,更在意別人是支持我們的想法或是給我們負評,甚至不惜在網路上跟陌生人脣槍舌劍……這些其實原本應該是沒有意義的,否則沒有網路的時代,人又是怎麼活着的?問題是我們已經習慣了由別人來「定位」我們,別人的意見變得對我們那麼重要—這樣說來,就「做自己」這個目標來說,其實大多數人都是在開倒車、越活越回去了。

苏贞昌「爬到蔡英文头上」宣布1决策?名嘴:他走定了

當然,所有的文明發展,尤其是便利的科學文明,那都是「回不去」的。我們其實已經不知不覺被網路綁架了、被手機綁架了、被社羣媒體綁架了……沒有幾個人還能想像:活在沒有WiFi 的日子裡。

所以,原本跟我們八竿子打不着的人,都變得有分量、有影響力,甚至牽扯到我們的喜怒哀樂、恩怨情仇了。在資訊氾濫、資訊爆炸、資訊超量負載的時代,人要怎樣在無數的電磁波中找到自己、確認自己的位置,的確是一件不容易的事。

就拿這個Podcast 來說,任何人坐在家裡,只要有一隻麥克風、一臺電腦(而且都不必很高級的,如果你像我一樣不太自我要求的話),你就可以將自己變成一座廣播電臺,把你想說的話向全世界宣告,沒有人會阻止你,也沒有人來檢驗、查覈,你的力量真的是「無窮大」。

但也是「無窮小」,等一下,大可以無窮,小也可以無窮嗎?我是中文系的,物理不太好,如果小不能無窮,那就說「非常小」(聽起來有點像罵人吼?)。

因爲你固然可以說話,但條件既然這麼簡單,其他成千上萬,不,成萬上億的人也都可以說話,於是各種Podcast 越來越多、越來越多……在那麼多音源裡面,要有人聽到你的聲音,豈不就如同大海撈針?你儘管說你的,但除了親戚好友,你可能沒辦法逼任何人去聽—所以你說了,就以爲你存在;但如果沒人聽,你還是不存在。

啊!原來「刷存在感」是一件這麼困難的事,難怪有人不擇手段、有人幹盡傻事,無非也就爲了被看到、被聽到、被承認自己的存在而已。

那我今天說的這三段話,又有什麼意義呢?又能給自己多少的「存在感」呢?我說了半天,不等於是在自打嘴巴嗎?其實我這一生都不斷地在自打嘴巴、自我矛盾,不過錄這些Podcast,並不是爲了向別人昭示我的存在,只是卑微的向自己證明我還活着,我還在doing something ……這樣說會不會有點太悲壯、或是太悲涼、或者根本就太悲慘了?啊就事實啊。

货车遭联结车追撞!驾驶遭包夹惨死 他曝画面轰地磅杀人

只要每天還在空中聽到我的聲音,就表示我可能還活着;雖然我活着與否和你一點關係都沒有,但是和我自己很有關係,所以就請容我繼續「聒噪」下去吧!感恩吶。

读公幼寒暑假每月要付9千元 教育部争取每年10亿元补助

(本文摘自《最後書:苦苓的餘生日記》/時報出版)

【內容簡介】

我想爲自己寫下墓誌銘:

這裡躺着一個這輩子都很開心,而且也讓很多人開心的人。

這本日記救了我。

台大校园传火警! 工科海洋实验室「锂电池闷烧」灌救中

沒想到這本日記會變成一本書,因爲這一年以來,我完全不知道自己還可以撐多久。

400萬個B肝病毒、14.5公分的肝臟腫瘤、以及突然而來的嚴重抑鬱症,徹底擊垮了我。

最後想到了寫日記這個辦法。

名嘴惊见一幕揭6年印尼看护秘密 叹:还有多少凑不起来的事

至少至少,還能寫一些意思完整的句子,證明我還有一點用。

剑、头冠与高跟鞋~公爵千金内寄宿着英雄的灵魂

寫日記對我是一種療愈,也是一種救贖。

我幾近絕望的對抗身體的病痛,但並未放棄救回自己潰散的心理……我這樣寫日記簡直就像是在汪洋大海的孤島上,發出一小聲微弱的吶喊而已……

我好像在海灘上放出了一個又一個的「瓶中信」,也不敢期待有人前來救援,只想知道我唯一還能創造的這些文字,到底有沒有價值、有沒有意義?

這確實是我的「餘生日記」,也很可能是我的「最後書」,但大家也不用在心裡幫我舉辦告別式,我們永遠不知道命運之神會玩什麼把戲……

【作者簡介】苦苓

本名王裕仁,1955年生,祖籍熱河,宜蘭出生,新竹中學、臺大中文系畢業。

曾任中學教師、雜誌編輯、廣播電視主持人,獲《中國時報》散文獎、《聯合報》小說獎,《中外文學》現代詩獎及吳濁流文學獎,著作五十餘種,暢銷逾百萬冊。

曾任雪霸國家公園解說志工,沉潛8年,驚豔於天地萬物超乎想像的各種生命形式,遂提筆書寫自然。

報告長官,夫人嫁到 小說

2011年開始,陸續出版《苦苓與瓦幸的魔法森林》、《苦苓的森林秘語》,成功開創新型態書寫,以生動詼諧的方式開啓認識自然的全新視角。2013年寫下散文《我在離離離島的日子》,深刻反思人類與自然的親密關係。2015年《請勿對號入座》,用諷刺中帶有戲謔的筆鋒,描寫各種奇人異事,2016年《短短的就夠了》精選出版,描寫人世的荒誕無稽,再掀膾炙人口的「極短篇」風潮,同年12月推出《熱愛大自然 草木禽獸性生活》,生動描寫動、植物五花八門的繁衍方式,成爲臺灣第一位「動植物兩性作家」!2017年出版《對不起,嚇到你》,讓讀者體驗背脊發涼、腸胃翻攪的苦式驚魂。2018年出版《所謂愛情,只不過是獨佔與反叛》,以短篇小說表現複雜的愛情樣貌,描述關係中情深欲重的真實人性。

2020年,開啓國學全新書系,出版《苦苓開課,原來國文超好玩》,將曾經風靡一時的苦式國文課重現於紙本;2021年,出版《煩事問莊子:苦苓的莊子讀書筆記》,用自己的生命體驗,訴說在低潮時,如何體會莊子悠遊自得、無可無不可的人生哲學。

FB請搜尋「苦苓(王裕仁)」

Podcast請收聽「苦苓巴拉巴拉」

《最後書:苦苓的餘生日記》/時報出版

台积电幕后要角!小部门花8年变隐形冠军 日韩大厂没它良率雪崩